李白的詩與酒

李白的詩與酒

李白的詩與酒

摘要:

李白一生放蕩不羈,終生不仕,廣交朋友,才華橫溢,詩作甚豐。他大多數的詩作都是在半醉半夢中寫就的,被后人稱為“醉太白”。他一生嗜酒如命,以酒會友,以友舒懷,以酒為朋。他借酒助興,詩中有酒,酒詩頗具深意。 李白承繼了魏晉的名士風流,譜寫了千古絕唱,其飲酒詩歌極具藝術魅力。 關鍵詞:李白;詩;酒;醉;詩風

署名:2013級1班 潘美霖

正文:

中國的酒文化,源遠流長,自古以來,騷人墨客與酒就結下了不解之緣。唐朝詩人李白,更是縱情詩酒,文采風流,千載之下,眾口傳誦,猶令人追慕不已。更兼他每每酒酣之時,文思泉涌,潑墨揮毫,一揮而就。現存李白詩千余首,奇葩異卉,煌煌熠熠,而其中與酒相涉者,據郭沫若《李白與杜甫》一書統計,竟有百分之十六,時人皆盛傳稱其“斗酒詩百篇”,遂有“詩仙”之美譽。李白身懷玉璧,抱負不凡,但終其一生,竟郁郁不得志。壯志難酬,英才白首,對個人而言乃是人生的悲劇,然李白將之變成生命的興奮劑和強壯劑,諸多浮生悲喜,制成了千古佳釀。

李白一生主要生活在唐代的玄宗、肅宗時代,當時的唐王朝仍是繁榮富足的,社會上出現了一種追求“享樂”的風氣。如其在《送裴十八圖南歸嵩山》(其一)說的:“何處可為別?長安青綺門。胡姬招素手,延客醉金樽。”觀其《大車揚飛塵》:“中貴金黃金,連云開甲宅。路逢斗雞者,冠蓋何輝赫。鼻息干虹霓,行人皆怵惕”可見當時部分人的生活是如此奢侈,“享樂”成風。在這情況下,飲酒成風也就不足不奇了。在充滿了矛盾和斗爭、歡樂和痛苦中現實社會中,為了情感的發泄、精神上寄托,當時有不少詩人迷戀上飲酒。李貿在《致酒行》說:“零落棲遲一杯酒,主人奉斛客長壽。”如杜牧的《清明》:“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李白說得更直接:“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將進酒》),在這種追求享樂的社會中,李白對酒獨有情忠也在所難免。當然,李白一生縱酒狂放,與他的主觀思想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李白在《上安洲裴史書》中自稱:“五歲誦六甲,十歲觀百家。”在《贈張相鎬二首》中亦稱:“十五觀奇書,作賦凌相見”,《與韓荊州書》:“十五學劍術”少年時期的李白可謂縱橫百家,其目的在于將來建功立業,直取卿相,輔助君王。如其在《上安州裴長史書》中說:“以為士生則桑孤蓬矢,射乎四方,故知士大夫有四方之志,乃仗劍去國,辭親遠游”;他在《韓荊州書》中亦說:“愿君候不以富貴而驕之,寒賤而忽之,則三千賓中有毛遂,使白得穎脫而出,即其人焉。……三十成文章,歷抵卿相。雖身長不滿七尺,而心雄萬夫。”可見,李白自小就有了“心雄萬夫”的志向。但現實生活偏偏不如愿,使他在求仕途中歷盡了坎坷,看透了人間百態。他的內心是抑郁苦悶的,見其《行路難》(其一):“欲渡黃河水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閑來垂釣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行路難》(其二):“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他對自己的仕途不得志,是苦悶、惆悵的。他建功立業的心迫切,而現實又無法讓他建立奇功。李白在這種矛盾中彷徨、在抑郁中慨嘆。酒自然就成了最好的排抑物。他在《秋浦歌》(其

七)中說:“醉上山公馬,寒歌寧戚牛。“《宣州謝晀餞別校書叔云》:“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寫出他內

心的苦悶,只有借酒當歌消去心中和愁悶。可見,李白飲酒是在對現實有深刻認識的基礎上縱酒狂歌的。

李白的一生都以酒為伴,正如他自己在《襄陽歌》中所說:“百年三萬六千日,一日須傾三百杯”;他在《將進酒》說:“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可見,他對酒的嗜好。現存的李白詩文中,至少有六分之一談到飲酒。他求仕時飲,隱居時飲;得意時飲,失意時亦飲;賓朋相聚舉杯暢飲,獨自一人則“舉杯邀明月”;有錢時烹羊宰牛下酒,無錢時典馬當裘還是要飲。他就連寫給妻子的《贈內》詩中也酒不離書“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雖為李白婦,何異太常妻。”在《寄東魯二稚兒》的家書中亦說:“南風吹歸心,飛墜酒樓前。”他即使飄流他鄉,親情鄉情充斥于心時,也忘不了酒。在我國古代文壇上雖有不少詩人喜歡飲酒,但沒有一個象李白一樣同兼“詩仙”和“醉圣”稱號的。當然,李白飲酒不僅僅停留在酒肉之上,他借酒消愁,借酒吟詩、創作。因此,他的詩詩中有酒,酒中有詩,詩因酒而有了無窮的韻味。

李白于官場沉浮,觀透人事,統治者的昏庸與人際的鉆營,使李白的政治抱負未行先折,入世求名名流后世的愿景一朝破滅,酒借人膽,使李白敢于抨擊統治者的荒淫無道給了他一個宣泄的窗口。在《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中:“君不能貍膏金距學斗雞,坐令鼻息吹虹霓。君不能學哥舒橫行青海夜帶刀,西屠石堡取紫袍。吟詩作賦北窗里,萬言不直一杯水。世人聞此皆掉頭,有如東風射馬耳。魚目亦笑我,請與明月同。驊騮拳跼不能食,蹇驢得志鳴春風。折楊皇華合流俗,晉君聽琴枉清角。巴人誰肯和陽春。楚地由來賤奇璞。黃金散盡交不成,自首為儒身被輕。一談一笑失顏色,蒼蠅貝錦喧謗聲。曾參豈是殺人者,讒言三及慈母驚。”寫出了對奸佞小人極盡茍且討好統治者的厭惡,也寫出了統治者不辨賢良的昏庸與世人輕賤才學之士的憤恨,更寫出了自己平白遭到污蔑毀謗的冤苦。《烏棲曲》中:“姑蘇臺上烏棲時,吳王宮里醉西施。”一個“醉”字集中地暴露了吳王的荒淫無度,吳王夫差迷戀美色,荒廢了政事,終于被越國所滅。在這里,詩人通過寫昏君的縱情酒色,來諷刺統治者糜爛不堪的生活。酒中蔑虛名,人生須盡歡。李白心中高歌的治世之曲在現實的利刃下支離破碎,當他明白功名利祿都是虛華無實,醉心追逐只會落得人生苦短,不如杯中一酒能讓人身心愉快,他已決心放下世人苦爭不得的無妄之名,推崇及時行樂,同時也不斷開導他人了悟現實。如《山人勸酒》中:“稱是秦時避世人,勸酒相歡不知老。各守麋鹿志,恥隨龍虎爭。”《月下獨酌》“所以知酒圣。酒酣心自開”,“當代不樂飲,虛名安用哉”。王侯開功建業,最終也要歸于塵埃,若不及時把酒,自己辛苦追逐的名利也最終會隨人逝而消,不復存在,還有何意義呢?正如《對酒》中:“自古帝王宅,城闕閉黃埃。君若不飲酒,昔人安在哉。”李白以酒忘憂,又在酒中受悟,不得不說是酒讓李白脫離凡塵殘龍暴虎爭斗之苦,使李白的憂亂之心能歸于狂放不羈超然之性,獲得心得解放,快意余生。李白詩歌享譽后世,而他的酒亦與詩長存,李白將詩、酒與人生融合在一起,酒為靈詩為魂,澆筑出壯麗的詩篇,讓世人看到了一幅幅別有醇香的境像,看到了一位清高傲岸卓爾不群的詩人,更讓世人思悟人生存的真諦。

從李白的樂府詩、歌行體詩、絕句三種體裁中分析李白的詩與酒的關系。從中我們不難看出:詩與酒的關系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關系。

李白的一生是詩的一生,也是酒的一生。在酒的世界里,盡情的游樂和豪放,不受任何束縛,不向任何勢力低頭,在“一杯又一杯”的發散著醇香的酒中,在“一首又一首”抒發或豪放率真、或傲岸自負、或感傷激憤、或執著樂觀精神的

詩篇中,度過了他時喜時悲的一生。酒給予了詩人創作思想的寬松環境,更給予詩人創作的膽量和魄力,而詩卻使酒脫俗化雅,賦予它一種文化意義。

李白的一生以酒當墨,以心作筆,創作出了許許多多令人心曠神怡、被世人傳頌的千古絕句,在詩壇上成為一件又一件亮麗的瑰寶。

參考文獻:

林庚《唐詩綜論·詩人李白》

趙鶯《酒與李白的詩》

尹遜剛《詩酒文化中的李白》

肖興政《李白求仕心理在其詩酒中的表現》

郭沫若《李白與杜甫》

字數:3011字

酒與李白的詩

2007年4月第4卷第4期

湖北經濟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JournalofHubeiUniversityofEconomics(HumanitiesandSocialSciences)

Apr.2007Vol.4No.4

酒與李白的詩

(淮北煤炭師范學院,安徽淮北235000)

要:李白是我國唐代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他的詩作中有相當部分是與酒有關的。本文試圖通過分析李白的

酒詩,來分析飲酒在李白文學創作與生活中的作用,體會詩仙的創作意圖。筆者試圖通過三個方面來進行闡述,分別是:李白的飲酒與創作,借酒澆愁,以酒會友。

關鍵詞:李白;飲酒;詩作

中國古代的詩人大都與酒沾點兒邊,談到酒名,若像梁山好漢那樣排上坐次,恐怕沒有誰能超過號稱“醉圣”和“酒仙”的李白。歷代歌詠李白的詩篇和描寫李白的稗史、小說、戲曲、圖畫,絕大多數以酒為題或與酒有關。直至今日,“太白酒樓”、“太白遺風”的招牌仍遍布城市鄉村。飲酒的詩人雖多,能詩酒齊名、流芳百世的,惟李白一人而已。

李白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有魅力的詩人之一。他才華橫溢,驕傲,敏感、激情。在酒與詩的沉醉中,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獨特的李白,是一個任其生命情性揮灑的生命,是一個生命的天境。他既是酒仙,又是詩仙,酒與詩,是李白的兩項桂冠,也是李白生命的兩個支撐點。他寫詩必喝酒,喝酒必寫詩,詩酒成就了李白的人生。酒是李白創作的重要靈感來源,時而借酒澆愁,以詩寫酒,表達對現實對不滿和超脫,時而在酒中縱情歡樂,揮灑豪情。

一、李白飲酒斗酒詩百篇

李白的好朋友,詩圣杜甫在《飲中八仙歌》中,分別贊美了唐代的八位知名度很高的飲者:賀知章、李瓚、李適之、崔宗之、蘇晉、李白、張旭和焦遂。為他們各畫了一張肖像畫。其中對李白更是濃墨重彩的加以描繪,用形象生動的語言闡明了李白寫詩與飲酒的關系:“李白斗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如此這般的詩酒狂客,古往今來恐李白一人耳。

我們來欣賞李白自己的《將進酒》,這是李白于天寶十一年(公元752年)與好友岑勛、元丘丹登高宴飲時,酒后所吐之“狂言”、真言,是一首借酒興詩而創作的詠酒力作:“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李白的這首《將進酒》雖滿紙”酒話“,但都是肺腑之言,全詩感情奔放,大起大落,恣態佯狂,言人所不敢言,人所不能言,具有震撼靈魂的藝術魅力。與其說是首勸酒歌,不如說是一篇飲者宣言。能寫出這樣震古鑠今的酒歌,只有酒仙李白。難怪現在許多賓館酒樓,都把李白這首《將進酒》掛在大廳或餐廳之內,供客人們欣賞,以助酒興。

《把酒問月》也是李白借酒興詩,以月喻己的一首酒詩:

“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卻與人相隨。皎如飛鏡臨丹闕,綠煙(云翳)滅盡清輝發。但見宵從海上來,寧知曉向云間沒?白兔搗藥秋復春,嫦娥孤棲與誰鄰#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愿當歌對酒時,月光長照金樽里。”這首詩明白曉暢,婉轉如流,又富有人生哲理,耐人尋味。全詩十六句,從酒寫到月,再從月,寫到酒,從空間感受寫到時間感受,從地上寫到天上,從人間寫到仙境,為我們塑造了一個完美、永恒而又神秘的月亮形象,同時也塑了一個飄逸出凡的詩人自我。李白的許多詩歌都借助了酒的神力。且不說字面上不見酒字的篇章,僅字面上有酒字的篇章就可以看出,李白酒入詩腸之時往往能詩興大發,佳句連珠。除了這些之外,其他更多的詩作在下面的分析中將會詳述。

二、李白借酒澆愁

李白才華橫溢,有遠大的政治抱負,但始終得不到朝廷的重用,長期浪跡江湖,坎坷一生。這一方面由于朝政腐敗,官場黑暗,而另一方面也由于李白自身的性格原因:他恃才傲物,酗酒疏狂,不善于處理人際關系。在仕途上很不得志,心中有“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行路難》其二)的怨憤。苦悶與愁緒時時象烏云一樣籠罩在他的心頭揮之不去。表現在他的酒詩中就是借酒消愁。《行路難》(其一)是李白的一首借酒澆愁的名詩:“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停杯投暑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閑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

這首詩是天寶三年(公元744年),李白被排擠出長安時,朋友為他餞行時寫的.讀了這首詩,我們可以想見,李白開始是愁得提不起酒興,但后來想開了,又以酒洗愁腸,來他個“一飲三百杯”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不然就不會有“海”這樣豪邁的詩句。

《江夏贈韋南陵冰》是李白信酒澆愁的一首政治抒情

詩。記的是唐肅宗乾元二年(公元759年),李白在唐肅宗與永王李磷的奪權內訌中成了犧牲品,蒙受奇冤大屈,流放夜郎,途中遇赦放還,在江夏(今湖北武昌)遇見了在長安時的好朋友,當時被貶到南陵(今屬安徽)任縣令的韋冰。他鄉遇故知,

??131

又同是斷腸人,酒宴之上,李白便將自己的滿腔悲憤盡情訴與故人:“人悶還心悶,苦辛長苦辛。愁來飲酒二千石,寒灰重暖生陽春,我且為君槌碎黃鶴樓,君亦勾吾倒卻鸚鵡洲”(全詩較長,只能摘句),人悶心悶,痛苦連痛苦,只有借酒澆愁,痛飲它二千石。漢代韓安國身陷圇國,還充滿希望,自信能夠死灰復李白越想越氣,發出燃,我為什么不能呢#這是酒后的牢騷話。

了最強烈的悲憤:“要槌碎黃鶴樓,踢倒鸚鵡洲,恨不得把腐敗與黑暗砸個稀巴爛。”

李白在武昌未能錘碎黃鶴樓,踢倒鸚鵡洲,緊接著來到湖南岳州又要鏟除君山,平鋪湘水。請看這首《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其三)》:“劃(鏟)卻君山好,平鋪湘水流。巴陵無限酒,醉殺洞庭秋”。乾元二年(公元759年1春,李白在流放夜郎途中,行至巫山遇赦,急忙返至江夏,在江夏活動一段時間,希望朝廷還能用他,活動毫無結果,幻想又落空,只好離開江夏來到岳州,遇到了族叔李嘩,李嘩此時也由刑部侍郎貶官嶺南,兩人同游洞庭,寫下了這首想象奇特,怨氣沖天的詩歌。他要鏟除君山,讓湘水毫無障礙地一瀉千里。實際上是說要鏟除世間的不平,讓和自己一樣有才華而不得施展的人才有一條平坦的大路可走$接著,詩人又用醉眼來觀察周圍景色,好像洞庭湖的水都變成了酒,那君山上的紅葉不都是張張醉臉嗎#然而這一切都只是李白天才的幻想,君山依然在世路仍坎坷。即使洞庭湖的水真的都變了酒,也沖不掉李白心中的“萬古愁”。正所謂“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宣州謝眺樓餞別校書叔云》)。

《月下獨酌》筆者也認為也是一首借酒澆愁的詩篇,全篇雖不著一個愁字,但句句都藏著一個愁字。請看:“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額度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后各分散。永結無情游,相期邈云漢。”詩人在花好月圓的良宵,酒興大發,卻沒有一個親朋好友來陪他喝酒,只好邀天上的月亮和自己的影子共飲,且飲且歌,且飲且舞,直至酩酊大醉,醉語連連。但酒醒之后,連月亮和影子也與他分別了詩人是多么孤獨,多么寂寞,多么凄涼$在這種情況之下,感情極為豐富的詩人能不愁嗎?

三、李白以酒會友,縱情歡樂

孟子?梁孟子有句名言:“獨樂樂,與人樂樂,孰樂?”(《惠王下》)與朋友一起喝酒,就是與人共享快樂,一個人的快樂就變成了兩個人的快樂。開元末年,李白移家東魯,在初入魯時李白就寫了一首《客中行》的名篇,表明了自己好酒交朋的人生態度:“蘭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李白隨鄉入俗加交友好酒的名聲,很快地就傳遍了齊魯大地,在魯中他結識了幾個志同道合者,他們是孔巢父、陶沔、張叔明、裴政、韓淮等人。他們這一幫詩朋酒友在徂徠山“酣歌縱酒,時號‘竹溪六逸’”(《舊唐書?李白傳》很明顯是模仿魏晉時的名士飲酒集團)這個“竹溪六逸”“竹林七賢”的。李白因此名聲大噪,后來的奉詔入京,雖說是受到了玉真公主等人的舉薦,但與他“竹溪六逸”的詩酒名

士生涯,也是有一定關系的。

李白是一個好交朋友的人,像陸調,就是李白的好友。“(此指洛陽)的斗雞徒和惡少李白曾經在洛陽北門遭到‘五陵’的圍困,是陸調帶著憲臺的兵士給李白解了圍。從此二人結為摯友。”李白到江東游歷時專門帶著新豐美酒乘船來到陸調家,訪友敘舊,一暢別懷:“掛席候海色,當風下長洲。多沽新豐酉錄,滿載剡溪船。中途不遇人,直到爾門前。大笑同一醉,取樂(《敘舊贈江陽宰陸調》)平生年。”

接下來幾首詩,李白或酣歌送友,或對酌酒醉,或尋友醉吟。“昔日繡衣何足榮,今日貫酒與君傾。暫就東山賒月色,酣歌一夜送泉明。”(《送韓侍御之廣德》)“風落吳江雪,紛紛入酒杯。山翁今已醉,舞袖為君開。”(《對酒醉題屈突明府廳》)“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相攜至田家,童稚開荊扉。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歡言得所憩,美酒”(《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聊共揮。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置酒》)這些詩作中的酒,已經超出了酒本身的物質內涵,而變成了一種美好感情的寄托,正是中國傳統酒文化的一個真實寫照。

李白雖然一生不得志,但他畢竟是一位心胸豁達、性情豪放的浪漫主義詩人。在他的酒詩中,既有借酒澆愁的篇章,也有縱酒歡樂的篇章。比如《山中與幽人對酌》就是一首飲酒的華章:“兩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復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在山花爛漫的時候,與自己心儀的高人(幽人)對酌,心情好極了,能不一杯接一杯的喝嗎#喝醉了,就很直率的對朋友說,我要睡了,你先走吧,明天再來喝,別忘了把琴帶來。我們明天撫琴飲酒。短短四句詩,就形象描繪出了一幅“酒逢知己千杯少”的畫面。人物形象鮮活生動,酒趣盎然。

此外,酒仙李白還為我們留下了許多贊美名酒、酒具、飲酒環境以及懷念釀酒師的佳作。“蘭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盞來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客中作》(《)美酒郁金香,盛在美具玉碗之中,呈現出美麗的琥珀光澤,熱情的主人又頻頻勸酒,怎不叫詩人陶醉;讓人產生賓至如歸之感,有點樂不思蜀了短短四句詩,既贊美了酒,又贊美了酒具,還贊美了好客的主人,同時也贊美了美酒產地南陵(今山東棗莊市)。讀來令人拍案叫絕。通過以上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到李白對酒和詩的態度。詩和酒已經浸潤到了李白的生活當中,他在詩中寫酒,在酒中找詩,在詩與酒中開創了一代浪漫主義詩風。

參考文獻:

[1]葛景春.唐詩與酒石家莊[M].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2002.[2]袁行霈.中國文學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3]王琦.李太白全集[M].北京:中華書局,1977.

[4]童慶炳.中國古代心理詩學與美學[M].北京:中華書局,1992.[5]喬象鐘.李白論[M].濟南:齊魯書社,1986.[6]裴斐.李白十論[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l981.

論李白的詩與酒

【摘 要】李白號稱詩仙、酒仙,酒以詩為名,詩以酒為名,寫下了不少著名的帶有傳奇色彩的彌漫著沁人心脾酒香的詩篇。詩與酒在他的筆下得到完美結合,構成李白詩歌交響樂中最精彩的篇章。

  【關鍵詞】李白;酒;詩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何等痛快淋漓豪邁奔放。

  一、酒助李白詩歌創作

  酒可以激發詩人創造的激情、豐富的想象和浪漫的情懷。在李白那里,酒醉的迷狂與藝術精神是同一境界。李白借助酒把生命的激情轉化為奇瑰的詩篇,同時也通過詩歌的創作抒寫自己的人生理想,展示自己的人格風采。酒、詩與李白的個體合為一體,觀李白的酒態可以看出他的詩情,讀李白的詩歌可以想見其人格。

  杜甫稱,“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更增加了李白詩仙的知名度。李白有嗜酒之行動,還有愛酒之理論:“天若不愛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天地既愛酒,愛酒不愧天。”(《月下獨酌?其二》)李白醉中所作之詩,有一種排山倒海的力量,體現一種壯美。在醉中,他熱血沸騰,心潮洶涌:“嘯起白云飛七澤,歌吟淥水動三湘!”(李白《自漢陽病酒歸寄王明府》)他的長篇歌行,多寫于醉中。象他的《玉壺吟》、《梁園吟》、《江上吟》、《笑歌行》、《悲歌行》、《行路難》、《把酒問月》、《答五十二寒夜獨酌有懷》等都是酒后即興之作。最能代表他這類作品的就是他的名作《將進酒》,這首詩是勸酒歌,詩中雖然語含悲憤,惜時不我遇,嘆歲月蹉跎,但語句雄奇,豪氣蓋世。

  酒使詩人胸中的矛盾一次次化解,使手中的筆傳神,在悲憤之中還跳躍著樂觀的音符,在牢騷之外也頗有曠達的筆墨。時代在他心中激起的種種思想感情,使他不能安靜,總想借什么相當的東西把它們抒發出來,酒就成了他抒發激情的最佳對象。“愁來飲酒二千石,寒衣重暖生陽春。”(《江夏贈韋南陵冰》)“滌蕩千古愁,流連百壺飲。”(《友人會宿》)在黑暗現實面前,只有大量的酒,才使他冷如死灰的心得到一些溫暖。

  酒猶如他的能源,幫助他排除憂憤,自慰自解,增強他斗爭的信心和勇氣。嚴羽評曰:“一往豪情,使人不能字句賞摘。蓋他人作詩用筆想,太白但用胸口一噴即成,此其所長。”此語所言極是,正是酒激起李白的滿腔豪情,寫出了這樣激情澎湃,勢如江河的壯美詩篇。李白酒后悠然自得,自笑自舞,獨步幽境,與大自然融為一體,“田家有美酒,落日與之傾。醉里弄歸月,遙欣稚子迎。”(《游謝氏山亭》)“對酒不覺暝,落花盈我衣。醉起步溪月,寫還入亦稀。”(《自遣》)但他最拿手的還是月下的醉吟之詞。那金樽中的月亮是李白最喜愛的東西。因為只有在月光下,這個世界才會變得更加朦朧而富有詩意。而只有在朦朧的醉眼中,才能發現和看到平時生活中所看不到的東西,心靈也只有在醉意的虛幻中,“耐可乘流直上天?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云邊”(《陪族叔刑部侍郎曄及中書賈舍人至游洞庭》其二)。“酒不醉人人自醉”,在似醉非醉之中,詩人的意志自由伸展,情感自由揮灑,思維處于一種奇妙的境地。酒讓李白的神智產生了麻醉,卻使他的思維意識獲得升華,創造能量得到意想不到的迸發,各種情感和心緒一一被靈感點綴出來,情感一旦在詩與酒的交融處找到自己的領地,不僅成為審美活動的動力,而且伴隨著詩人的整個藝術創造過程,情感得到毫無阻礙的渲泄和抒發,從而使他沖破束縛走向自由的創造,靈感自然而然得到顯現。李白的《月下獨酌四首》《將進酒》正是在這種狀態下吟誦出的。就是在這種獨特的心境中,產生出一種獨特的創作能量,創作出的作品比起某些完全受制了理性作用所產生的作品更加接近和反映出藝術的真實,從而真實無飾地展現出詩人豐富而深邃的內心世界,因而具有不朽的價值和永恒的生命力,成為激勵后人,流傳千古之名作。

  二、酒助李白詩歌豪放

  飲酒不僅增添了李白傲視王侯的氣概,張揚了他的人格力量,而且使他天真浪漫,狂逸純樸的真性情自然流溢而出。通過狂飲醉歌,李白向世人袒露出自己自然率真的個性。“愁來飲酒二千石,寒灰重暖生陽春。”(《贈漢陽輔錄事二首》)詩人的自我在酒中極度擴張,氣吞山河,直到移山倒海,狂豪之氣呼之欲出。“舉杯向天笑,天迥日西照。”(《獨酌清溪江祖石上寄權昭夷》)宇宙中夕陽下兀立著手持酒杯,仰天大笑的詩人,天地間只剩下狂放的自我,大有欲與天公試比高的氣概。“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宣城謝眺樓餞別校書叔云》)借酒澆愁,愁思無勁,這是人生不得意的呼喊。無論是淺酌低吟,還是痛飲高歌,是一人獨酌,還是兩人對飲,李白的真性情都從酒中自然流出,酒中浸泡著的是李白那顆純真的赤子之心。此時的李白飲酒,不是用以麻醉自我,也不是借以逃避現實,而是用來表現自我,實現個體生命的價值,追求自由的人生。酒是生命的汁液,給李白以豪情,酒是人生的明鏡,映照出李白豪邁率真的個性。

  酒在李白身上已轉化為生命意志,使他的內在情感得以自由地宣泄,個體的意志得以擴張,使他的精神與宇宙自然融為一體,在自由的世界中徜徉。“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月下獨酌》)花間月下,詩人把酒獨酌,卻不感到孤獨,相反卻興致勃發,舉杯邀月共飲,歌舞與身影相伴。“明月皎潔,花影婆娑,玉宇澄澈,不染纖塵,詩人已與自然同化,個體與宇宙合一,主體與客體相融無間。”詩人已將自己的生命意識匯入自然之中,使自己與自然一樣走向永恒。

  “逍遙”,是李白在失意后所表現出的曠達人生觀,“思對一壺酒,澹然萬事閑”(《春日獨酌其二》),顯示李白處世態度,此詩,體現了詩人的道家思想。詩人的內心是極想出仕的,然而在四處碰壁后,便將出仕思想放縱詩酒,“青蓮居士謫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湖州司馬何須問,金粟如來是后身”(《答湖州迦葉司馬問白是何人》)。頹廢,消極,然而這種思想,卻掩藏不住詩人那顆滾燙的心。“無為”只是社會的不允許。“行路難”的哀嘆,換成了“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把酒問月》)何等逍遙,何等曠達。

  三、借酒消愁

  曹操在他的《短歌行》中高唱:“何以解憂,唯有杜康。”李白滿懷報國熱情,準備大鵬展翅,但是社會現實殘酷地粉碎了他的大濟天下蒼生的壯志。此時,酒成了詩人最好的解脫,也成了詩人在雄心壯志破滅后的最大安慰。把酒當成了消愁的工具,在飲酒中打發日子,在飲酒中寄托自己的無奈與憂傷,“舉杯銷愁愁更愁,抽刀斷水水更流,”(《宣城謝眺樓餞別校叔云》),可見愁之深,愁之重。我們也可見詩人在理想破滅后的悲憤。特別其在貶夜郎后所寫的詩中,更深沉地體現這類思緒。“暝投永華寺,賓散予獨醉。愿結千江流,添成萬行淚”(《流夜郎永華寺寄潯陽群官》)。無邊的惆悵,無限的空虛,在悲憤的詩人筆下顯得動人心弦。

  四、借酒行樂

  在人生的理想數次不能實現后,李白的詩流露出及時行樂、縱酒狂歡的消極虛無思想和表現求仙訪道、煉丹服藥的宗教迷信。他描寫婦女和愛情題材的詩,也有少數存在庸俗情調。他完全把自己泡在酒里,在酒中尋找那種落魄與寂寞。”“千金駿馬換小妾,笑坐雕鞍歌《落梅》。車旁側掛一壺酒,鳳蕭龍管行相催。”(《襄陽歌》)詩中對淫樂生活的追求,不作絲毫掩藏,特別是

  其被放逐出長安,賜金奉還后,其“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為醒者傳”(《月下獨酌四首》),這種思想也就更加明顯了。不知何處是他鄉。”(《客中行》)好個“不知何處是他鄉”,其實這不過是詩人以酒消愁的另一種表達方式罷了。用現實的流行語說,即是“玩世不恭”。李白有很多的朋友,到他人生的后期,落魄的他也只能靠朋友接濟了。所以,他的酒詩中有很多是寫友情的贈答詩。

李白的詩與酒

龍源期刊網 http://www.qikan.com.cn

李白的詩與酒

作者:張劍波

來源:《語文周報·高中教研版》2012年第41期

李白的一生是矛盾的。李白從小抱有“輔弼天下”的志向,但一直不得志,他把時代投射的假相當作真實的感覺,并以為可在這種環境中去實現自己的理想。李白一生又是浪漫的,他張揚自我,豪放不羈,灑脫樂觀,如一位飄逸不群的仙子出于濁世而不染。無論有幾多矛盾幾度挫折,他仍有著“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豁達,等待著“大鵬飛兮振八裔”。享受長安城的錦鄉繁華要以摧眉折腰為代價,這不是詩人想要的快樂老家,人生在世不如意,索性歸去,乘一葉扁舟。

矛盾與浪漫,使李白愛酒成為必然。在矛盾中堅持浪漫,以浪漫去對抗矛盾,這種激烈的碰撞是驚心動魄的,詩人可以在酒的世界里忘記傷痛,得到片刻放松。

一、坎坷一生

李白早期曾受過很好的教育,除儒家經籍外,還有六甲和百家等;他的生活情趣和才能也是多樣的,二十歲以后,他開始在蜀中漫游,曾登峨眉,青城諸名山。這些生活經歷,對李白豪放的性格和詩風的形成有重要影響,但也造成他的思想的復雜性。

當他二十五歲初出夔門時,正是身鐘巴山蜀水之靈秀,胸懷報效國家的熱忱走向政治、文化中心長安的。他滿懷信心地想干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憧憬著自己功成名就的光環。在這以后的十年內,詩人漫游了長江、黃河中下游的許多地方,他的漫游有恣情快意的一面,但也有他的政治目的。

到天寶元年,李白四十二歲,終因吳筠的推薦,唐玄宗下詔征赴長安,玄宗所賞識的只是李白的才華,把他當作點綴升平和宮廷生活的御用文人,這不能不使李白感到他的政治理想的破滅,他上書請還,他的心情是沉重的。

天寶三載春,李白離開長安后,再度開始了他的漫游生活。這時期李白的生活是窘困的,心情也很悲憤,但始終沒有喪失他的樂觀和自信,他仍然關心國事,希望重獲朝廷任用,他相信自己“才力猶可倚,不慚世上英”。

天寶十四載,安史之亂爆發,李白由宣城避地剡中,不久即隱居于廬山屏風疊,密切地注視著事件的發展。次年十二月他懷著消滅叛亂、恢復國家統一的志愿應邀入永王李璘幕府。永王觸怒肅宗被殺后,李白也因此獲罪,被下潯陽獄,出獄后,又被判處長流夜郎,李白這時已五十八歲。乾元二年,李白西行至巫山,因遇大赦,得放還。他經江夏、岳陽、潯陽至金陵,往來于金陵、宣城間。上元二年,李白六十一歲,聞太尉李光弼率大軍征討史朝義,他由當涂

酒與李白的詩

2007年4月第4卷第4期

湖北經濟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JournalofHubeiUniversityofEconomics(HumanitiesandSocialSciences)

Apr.2007Vol.4No.4

酒與李白的詩

(淮北煤炭師范學院,安徽淮北235000)

要:李白是我國唐代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他的詩作中有相當部分是與酒有關的。本文試圖通過分析李白的

酒詩,來分析飲酒在李白文學創作與生活中的作用,體會詩仙的創作意圖。筆者試圖通過三個方面來進行闡述,分別是:李白的飲酒與創作,借酒澆愁,以酒會友。

關鍵詞:李白;飲酒;詩作

中國古代的詩人大都與酒沾點兒邊,談到酒名,若像梁山好漢那樣排上坐次,恐怕沒有誰能超過號稱“醉圣”和“酒仙”的李白。歷代歌詠李白的詩篇和描寫李白的稗史、小說、戲曲、圖畫,絕大多數以酒為題或與酒有關。直至今日,“太白酒樓”、“太白遺風”的招牌仍遍布城市鄉村。飲酒的詩人雖多,能詩酒齊名、流芳百世的,惟李白一人而已。

李白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有魅力的詩人之一。他才華橫溢,驕傲,敏感、激情。在酒與詩的沉醉中,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獨特的李白,是一個任其生命情性揮灑的生命,是一個生命的天境。他既是酒仙,又是詩仙,酒與詩,是李白的兩項桂冠,也是李白生命的兩個支撐點。他寫詩必喝酒,喝酒必寫詩,詩酒成就了李白的人生。酒是李白創作的重要靈感來源,時而借酒澆愁,以詩寫酒,表達對現實對不滿和超脫,時而在酒中縱情歡樂,揮灑豪情。

一、李白飲酒斗酒詩百篇

李白的好朋友,詩圣杜甫在《飲中八仙歌》中,分別贊美了唐代的八位知名度很高的飲者:賀知章、李瓚、李適之、崔宗之、蘇晉、李白、張旭和焦遂。為他們各畫了一張肖像畫。其中對李白更是濃墨重彩的加以描繪,用形象生動的語言闡明了李白寫詩與飲酒的關系:“李白斗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如此這般的詩酒狂客,古往今來恐李白一人耳。

我們來欣賞李白自己的《將進酒》,這是李白于天寶十一年(公元752年)與好友岑勛、元丘丹登高宴飲時,酒后所吐之“狂言”、真言,是一首借酒興詩而創作的詠酒力作:“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李白的這首《將進酒》雖滿紙”酒話“,但都是肺腑之言,全詩感情奔放,大起大落,恣態佯狂,言人所不敢言,人所不能言,具有震撼靈魂的藝術魅力。與其說是首勸酒歌,不如說是一篇飲者宣言。能寫出這樣震古鑠今的酒歌,只有酒仙李白。難怪現在許多賓館酒樓,都把李白這首《將進酒》掛在大廳或餐廳之內,供客人們欣賞,以助酒興。

《把酒問月》也是李白借酒興詩,以月喻己的一首酒詩:

“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卻與人相隨。皎如飛鏡臨丹闕,綠煙(云翳)滅盡清輝發。但見宵從海上來,寧知曉向云間沒?白兔搗藥秋復春,嫦娥孤棲與誰鄰#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愿當歌對酒時,月光長照金樽里。”這首詩明白曉暢,婉轉如流,又富有人生哲理,耐人尋味。全詩十六句,從酒寫到月,再從月,寫到酒,從空間感受寫到時間感受,從地上寫到天上,從人間寫到仙境,為我們塑造了一個完美、永恒而又神秘的月亮形象,同時也塑了一個飄逸出凡的詩人自我。李白的許多詩歌都借助了酒的神力。且不說字面上不見酒字的篇章,僅字面上有酒字的篇章就可以看出,李白酒入詩腸之時往往能詩興大發,佳句連珠。除了這些之外,其他更多的詩作在下面的分析中將會詳述。

二、李白借酒澆愁

李白才華橫溢,有遠大的政治抱負,但始終得不到朝廷的重用,長期浪跡江湖,坎坷一生。這一方面由于朝政腐敗,官場黑暗,而另一方面也由于李白自身的性格原因:他恃才傲物,酗酒疏狂,不善于處理人際關系。在仕途上很不得志,心中有“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行路難》其二)的怨憤。苦悶與愁緒時時象烏云一樣籠罩在他的心頭揮之不去。表現在他的酒詩中就是借酒消愁。《行路難》(其一)是李白的一首借酒澆愁的名詩:“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停杯投暑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閑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

這首詩是天寶三年(公元744年),李白被排擠出長安時,朋友為他餞行時寫的.讀了這首詩,我們可以想見,李白開始是愁得提不起酒興,但后來想開了,又以酒洗愁腸,來他個“一飲三百杯”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不然就不會有“海”這樣豪邁的詩句。

《江夏贈韋南陵冰》是李白信酒澆愁的一首政治抒情

詩。記的是唐肅宗乾元二年(公元759年),李白在唐肅宗與永王李磷的奪權內訌中成了犧牲品,蒙受奇冤大屈,流放夜郎,途中遇赦放還,在江夏(今湖北武昌)遇見了在長安時的好朋友,當時被貶到南陵(今屬安徽)任縣令的韋冰。他鄉遇故知,

??131

又同是斷腸人,酒宴之上,李白便將自己的滿腔悲憤盡情訴與故人:“人悶還心悶,苦辛長苦辛。愁來飲酒二千石,寒灰重暖生陽春,我且為君槌碎黃鶴樓,君亦勾吾倒卻鸚鵡洲”(全詩較長,只能摘句),人悶心悶,痛苦連痛苦,只有借酒澆愁,痛飲它二千石。漢代韓安國身陷圇國,還充滿希望,自信能夠死灰復李白越想越氣,發出燃,我為什么不能呢#這是酒后的牢騷話。

了最強烈的悲憤:“要槌碎黃鶴樓,踢倒鸚鵡洲,恨不得把腐敗與黑暗砸個稀巴爛。”

李白在武昌未能錘碎黃鶴樓,踢倒鸚鵡洲,緊接著來到湖南岳州又要鏟除君山,平鋪湘水。請看這首《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其三)》:“劃(鏟)卻君山好,平鋪湘水流。巴陵無限酒,醉殺洞庭秋”。乾元二年(公元759年1春,李白在流放夜郎途中,行至巫山遇赦,急忙返至江夏,在江夏活動一段時間,希望朝廷還能用他,活動毫無結果,幻想又落空,只好離開江夏來到岳州,遇到了族叔李嘩,李嘩此時也由刑部侍郎貶官嶺南,兩人同游洞庭,寫下了這首想象奇特,怨氣沖天的詩歌。他要鏟除君山,讓湘水毫無障礙地一瀉千里。實際上是說要鏟除世間的不平,讓和自己一樣有才華而不得施展的人才有一條平坦的大路可走$接著,詩人又用醉眼來觀察周圍景色,好像洞庭湖的水都變成了酒,那君山上的紅葉不都是張張醉臉嗎#然而這一切都只是李白天才的幻想,君山依然在世路仍坎坷。即使洞庭湖的水真的都變了酒,也沖不掉李白心中的“萬古愁”。正所謂“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宣州謝眺樓餞別校書叔云》)。

《月下獨酌》筆者也認為也是一首借酒澆愁的詩篇,全篇雖不著一個愁字,但句句都藏著一個愁字。請看:“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額度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后各分散。永結無情游,相期邈云漢。”詩人在花好月圓的良宵,酒興大發,卻沒有一個親朋好友來陪他喝酒,只好邀天上的月亮和自己的影子共飲,且飲且歌,且飲且舞,直至酩酊大醉,醉語連連。但酒醒之后,連月亮和影子也與他分別了詩人是多么孤獨,多么寂寞,多么凄涼$在這種情況之下,感情極為豐富的詩人能不愁嗎?

三、李白以酒會友,縱情歡樂

孟子?梁孟子有句名言:“獨樂樂,與人樂樂,孰樂?”(《惠王下》)與朋友一起喝酒,就是與人共享快樂,一個人的快樂就變成了兩個人的快樂。開元末年,李白移家東魯,在初入魯時李白就寫了一首《客中行》的名篇,表明了自己好酒交朋的人生態度:“蘭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李白隨鄉入俗加交友好酒的名聲,很快地就傳遍了齊魯大地,在魯中他結識了幾個志同道合者,他們是孔巢父、陶沔、張叔明、裴政、韓淮等人。他們這一幫詩朋酒友在徂徠山“酣歌縱酒,時號‘竹溪六逸’”(《舊唐書?李白傳》很明顯是模仿魏晉時的名士飲酒集團)這個“竹溪六逸”“竹林七賢”的。李白因此名聲大噪,后來的奉詔入京,雖說是受到了玉真公主等人的舉薦,但與他“竹溪六逸”的詩酒名

士生涯,也是有一定關系的。

李白是一個好交朋友的人,像陸調,就是李白的好友。“(此指洛陽)的斗雞徒和惡少李白曾經在洛陽北門遭到‘五陵’的圍困,是陸調帶著憲臺的兵士給李白解了圍。從此二人結為摯友。”李白到江東游歷時專門帶著新豐美酒乘船來到陸調家,訪友敘舊,一暢別懷:“掛席候海色,當風下長洲。多沽新豐酉錄,滿載剡溪船。中途不遇人,直到爾門前。大笑同一醉,取樂(《敘舊贈江陽宰陸調》)平生年。”

接下來幾首詩,李白或酣歌送友,或對酌酒醉,或尋友醉吟。“昔日繡衣何足榮,今日貫酒與君傾。暫就東山賒月色,酣歌一夜送泉明。”(《送韓侍御之廣德》)“風落吳江雪,紛紛入酒杯。山翁今已醉,舞袖為君開。”(《對酒醉題屈突明府廳》)“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相攜至田家,童稚開荊扉。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歡言得所憩,美酒”(《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聊共揮。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置酒》)這些詩作中的酒,已經超出了酒本身的物質內涵,而變成了一種美好感情的寄托,正是中國傳統酒文化的一個真實寫照。

李白雖然一生不得志,但他畢竟是一位心胸豁達、性情豪放的浪漫主義詩人。在他的酒詩中,既有借酒澆愁的篇章,也有縱酒歡樂的篇章。比如《山中與幽人對酌》就是一首飲酒的華章:“兩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復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在山花爛漫的時候,與自己心儀的高人(幽人)對酌,心情好極了,能不一杯接一杯的喝嗎#喝醉了,就很直率的對朋友說,我要睡了,你先走吧,明天再來喝,別忘了把琴帶來。我們明天撫琴飲酒。短短四句詩,就形象描繪出了一幅“酒逢知己千杯少”的畫面。人物形象鮮活生動,酒趣盎然。

此外,酒仙李白還為我們留下了許多贊美名酒、酒具、飲酒環境以及懷念釀酒師的佳作。“蘭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盞來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客中作》(《)美酒郁金香,盛在美具玉碗之中,呈現出美麗的琥珀光澤,熱情的主人又頻頻勸酒,怎不叫詩人陶醉;讓人產生賓至如歸之感,有點樂不思蜀了短短四句詩,既贊美了酒,又贊美了酒具,還贊美了好客的主人,同時也贊美了美酒產地南陵(今山東棗莊市)。讀來令人拍案叫絕。通過以上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到李白對酒和詩的態度。詩和酒已經浸潤到了李白的生活當中,他在詩中寫酒,在酒中找詩,在詩與酒中開創了一代浪漫主義詩風。

參考文獻:

[1]葛景春.唐詩與酒石家莊[M].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2002.[2]袁行霈.中國文學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3]王琦.李太白全集[M].北京:中華書局,1977.

[4]童慶炳.中國古代心理詩學與美學[M].北京:中華書局,1992.[5]喬象鐘.李白論[M].濟南:齊魯書社,1986.[6]裴斐.李白十論[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l981.

掃一掃手機訪問

發表評論